龙泉市查田镇中心学校

双十行动启动十堰日报 官雀战役遗址介绍?

时间:2022-07-06 11:59:16 浏览量:84297

    双十行动启动十堰日报 官雀战役遗址介绍?

    官雀战役遗址介绍?

      “官雀战役摧毁了敌人的疯狂气焰,促进了全国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,应予永远纪念……

      

      抗日战争胜利后,国共双方达成了“双十协定”。1946年6月,蒋介石置全国人民渴望和平的愿望于不顾,悍然撕毁协定,大举调兵向解放区进攻。

      进攻晋南太岳解放区的是胡宗南的10个旅和阎锡山的两个军,总兵力达10万人,且武器装备精良,飞机、坦克、铁甲车一应俱全。而我太岳第4纵队当时只有4个旅两万人的兵力,与敌兵力之比为5∶1,装备落后,只有步枪、手榴弹、小炮,敌强我弱态势一目了然。

      兵力悬殊,这仗怎么打?

      “战略上藐视敌人,战术上重视敌人!”讲至此处,尧都区大阳镇党办工作人员、临浮战役官雀纪念馆讲解员柴玉婷情绪高涨,语气激昂。在她的讲述中,太岳部队第4纵队陈赓司令员遵照中央军委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决定捕捉战机,积极应战。

      官雀村地处尧都区东20公里的丘垣上,北近涝河,南傍洰河,东临深沟,只有山腰一条路可通浮山,地形险要、视野开阔,历来为兵家必争要地。解放战争初期的官雀战役中,因太岳部队第4纵队全歼国民党“天下第一旅”第1军整编第1旅,一战成名!

      “1946年9月22日前,敌人先头部队出动了三个旅,两个旅已抵达浮山,自诩为‘天下第一旅’的黄正诚部由尧都区县底镇出发,沿临浮公路东犯浮山,钻进我军布设的‘口袋’。22日,敌军占领官雀。”据柴玉婷介绍,官雀战役由4场战斗组成,4个战场——官雀、西佐岭、上城村、陈堰(今陈埝)村,分别对应激战官雀、东堵、西截、夜袭陈堰。

      我军于22日近黄昏时分打响了官雀战斗,第11旅第31团、第32团分别从南、北两个方向进攻。23日早上,敌军对我军进行反扑,一时间,飞机轰鸣,炸弹从天而降。关键时刻,太岳纵队接到了中央军委要求“坚决歼灭‘天下第一旅’”的指示,备受鼓舞的太岳纵队于23日下午6时发起总攻,战斗整整持续了9个小时,24日凌晨3点,“激战官雀”取得胜利,“天下第一旅”第2团全部被俘或被毙。战斗的胜利令我军作战士气高涨。

      “当年鏖战急,弹洞前村壁。”如今,在官雀村最高点仍能看到当年的战斗遗留——“弹孔墙”,战斗的激烈程度可见一斑。

      “弹孔墙”其实是座带着院子的两层砖房,记者在现场看到,房屋前墙体西上方、后墙体上方都有很多密集的弹孔,后墙东边墙体有明显的修砌痕迹。“据村里的老人回忆,当时从正面攻不下,我军就从后墙东边炸开一个角攻了进去。”官雀村村委会主任杨海亮说。

      官雀战斗打响的同时,敌人不断增派援军向官雀方向进发,于是就有了东堵、西截和夜袭陈堰三场战斗。东堵战斗中,陈赓率领的第13旅第37团、第38团在西佐岭堵住了从浮山赶来增援的敌军第27旅、第167旅,第13旅第39团在敌后佯攻配合作战,扰乱敌军判断,导致敌军阵脚大乱。战斗从23日白天到24日凌晨,持续了一天一夜。西截战斗中,敌集团军司令董钊命令黄正诚部从县底出发,经上陈村支援官雀,我军第10旅第30团设伏,与黄正诚部在上陈村交战,从23日凌晨一直激战至黄昏,连续击退敌人13次进攻,敌人被迫退回陈堰。

      退回陈堰的敌军狼狈不堪、伤亡惨重,正准备建灶做饭时,我军第10旅第28团看准时机,在旅长周希汉亲自指挥下,于23日18时向敌人发起进攻。在敌人迅速调兵增援之际,我军第10旅第29团主力在去临汾执行任务返回途中,听到枪声后,迅疾作出反应,从陈堰村西、村北方向朝敌人背后狠狠“捅了一刀”。与此同时,我军第10旅第30团奉命从南向北攻进陈堰村,三股兵力仅用半个小时就结束了战斗,国民党精锐部队“天下第一旅”被彻底歼灭。

      这场战役历时两夜一天,战果辉煌:俘毙敌人4500余人,缴获大批战备物资粉碎了国民党对太岳解放区的进犯企图,保卫了陕甘宁边区的侧翼安全,受到党中央表彰。

      1946年9月26日的《解放日报》发表了题为《向太岳纵队致敬》的社论。社论指出:“……这与中原部队的胜利突围,苏中南线的七战七捷,陇海路与冀鲁豫的歼灭蒋军六师同为光辉胜利。对于粉碎蒋介石进攻,争取国内和平民主,有其不可磨灭的功绩。”“官雀战役”(史称临浮战役)也被录入了军事教科书。

      一口吃水井,浓浓鱼水情。重温这段血与火的历史,我们深深感悟到这场战役是一场实实在在的人民战争,它的胜利,离不开当地群众的大力支持。

      在官雀村中央,有一口老百姓唯一的吃水井,井很深,扔一块石头,半天才能听见石头落到井底的声音。

      “当年的官雀战斗中,国民党占领村子后,村里的老百姓宁可自己没水喝,也抢着第一时间将轱辘上缠绕着的36丈长的井绳扔进了井里,断了国民党军队的饮水源。”杨海亮对记者说,听村里老辈人讲,不仅如此,官雀村几乎所有的村民、民兵都参加了这场战斗,运伤员、送弹药、传情报……有力地配合了歼敌行动。

      同样见证历史的还有官雀纪念馆里陈列的放羊铣,这把铁铣的背后也有个趣事:战斗结束后的第二天,一个村民在村里放羊时,有只羊钻进玉米地里啃玉米秆,村民就拿起放羊铣铲土块打那只羊,随口喊道“出来”!这一声喊惊动了躲在玉米地里的一个国民党士兵,听到村民的喊声,举着枪便出来投降了。

      

热门话题 更多